《切尔诺贝利》完结了,但核事故的阴影还在

“我没有亲眼看到爆炸,只看到火焰。所有东西都在发亮。火光冲天,烟雾弥漫,热气逼人。他一直没回来。

屋顶的沥青燃烧,产生烟雾。他后来说,感觉很像走在焦油上。他们奋力灭火,用脚踢燃烧的石墨……他们没有穿帆布制服,只穿着衬衫出勤,没人告诉他们,他们只知道要去灭火。”

在《切尔诺贝利的悲鸣》一书的序幕中,阿列克谢耶维奇采访了已故消防员瓦西里·伊格纳坚科的遗孀路德米拉,这正是HBO新剧《切尔诺贝利》中那个消防员和妻子的故事。现实中,路德米拉搬到了基辅,又有了一个儿子,但他后来也生病了,像很多“切尔诺贝利人”一样。

这部豆瓣评分高达9.6的短剧,本周已经完结了,但三十多年前的这起核事故,它的影响仍未消散。

《切尔诺贝利》剧照

从三里岛到福岛

一切可以回溯到1938年。那一年,德国科学家奥托·哈恩用中子轰击铀原子核,发现了核裂变现象。这种巨大的能量,在1945年完成了它的世界首秀,不过这个亮相并不光彩,广岛和长崎数十万人因它丧命。

二战结束后,核能的和平利用成为主流。1954年,苏联建成了第一台真正并网发电的核电站。同年,美国国会通过《原子能法》,允许私人企业经营核工业。此后,很多工业国家开始兴建核电站。到1976年,全球核电站装机容量已突破1亿千瓦。

这波浪潮一直持续到1979年。那一年的3月28日,美国三里岛核电站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核泄漏事故。这是核能史上第一次反应堆堆芯熔毁的事故,由一系列人为操作失误和机械故障的不断叠加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0亿美元。

不过,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NRC)的追踪研究结果显示,附近居民受到的辐射仅相当于做了一次胸部X光照射。但反核人士对官方公布的泄漏量存有质疑,也有报告认为,三里岛附近的居民有更高的患癌风险。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