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诺贝利事故33年后,福岛事故8年后︱我们学到了什么?

但有一点重要知识点要记住,我们所有人都经常暴露在来自自然环境的低水平电离辐射中。其中大部分来自一种叫做氡的气体,它以稳定的速度从地壳中泄漏出来,除了氡也有一些来自我们吃的食物中微量的放射性元素(例如我以前的文章中提到的香蕉),我们喝的水,以及来自太空的宇宙射线。关于我们食物中为何会存在放射性元素,想了解的伙伴可以戳下面连接。什么是辐射?关于香蕉的放射性可能被我们夸大了

神奇的是,我们已经进化出了复杂的修复机制,能够承受这种自然的、不可避免微量辐射,所以自然辐射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重大的伤害,这也并不会影响你喜欢晒太阳和户外活动。

但人为制造的更高水平得辐射,例如x射线或核电站这些辐射是我们承受不了的,因此这些设备设施受到了非常严格的监管。因此在核工业或医疗中心工作的人必须严格遵守安全程序,有些人甚至必须佩戴个人暴露监测器。核事故后的辐射

在上文的描述中我们知道核事故后释放的辐射意味着我们很难知道周围地区有谁受到了影响。因此,研究人员必须依靠从一个人近来的行踪和这些地区受污染程度的信息中得出一个估计值,通常这些估计值都是用最坏的打算做出了较高的风险评估。

福岛第一核电站

但令人欣慰的是,这样的研究估计,在切尔诺贝利和福岛事故之后,公众的辐射水平实际上并不像人们最初担心的那么高。

切尔诺贝利的救援和清理工作人员确实受到了相对高剂量的辐射,但在核电站发生熔毁时处于污染最严重地区的公众在事故发生后的头20年里,暴露的辐射剂量大约相当于做了三次全身CT扫描获得的电离辐射。对于福岛核电站,估计大多数疏散人员在事故发生后的10年内,暴露在电离辐射要比单次全身CT扫描还要少。虽然这两起核事故都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但公众在正常生活的基础上只接收到了相对较低水平的辐射。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