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墨西哥加征关税,原来是特朗普自导自演一出戏!国家信誉耍着玩,美国衰落的开始?

其三是主流舆论对特朗普一如既往地唱反调。尽管特朗普表示,加征关税对墨西哥施压,有利于美国企业将工厂搬回美国本土,从而有利于经济发展,但许多媒体对特朗普的作法进行质疑。

《纽约时报》称:墨西哥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贸易战会对美国造成巨大的损失,包括消费成本增加,失业率攀升,行业供应链体系遭到破坏等等,最终,整个北美洲的经济都可能衰退。

美联社则指出,尽管特朗普宣称“胜利”,但美墨新协议基本还是老一套,没有多少能够解决中美洲移民涌入问题的新思路。

《经济学人》也用最新一期封面故事警告特朗普:依仗自己长期作为全球经济中枢的地位,频繁使用关税武器,阻止货物的跨境流动,借以减少贸易逆差或阻挡移民的作法,在现实中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关税会令加征国减少经济产出、投资和就业;即使贸易伙伴不报复,一旦滥用必然危险,负面影响也会出现,美国终将引火烧身。

面对扑面而来的舆论质疑,毫不意外,特朗普连发数条推特,为美墨协议进行辩护,并炮轰“失败的《纽约时报》和评级堪忧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它们是“人民真正的敌人”。

其四是“先极限施压再接触”的外交套路,不是灵丹妙药。在面临外交问题时,“施压”是美国政策的高频词:尽可能向对手,甚至是一些盟友,施加最大压力,迫使他们屈服于美国的意志。然而,以压促变的做法在国际事务中不是灵丹妙药,施压并不等同于解决问题的方案。

实际上,特朗普孤注一掷走极端的外交政策,在面对类似平壤、莫斯科与德黑兰等各方的坚定态度时,就会相形失色,不断失灵,接连碰壁,令美国谈判信誉受损,使未来的谈判难度增大。而越来越多的国家也认识到:如果不敢站出来与被美国打击的国家一起应对,那么下一个被美国极限施压的国家就可能是自己。延展开来,国际民众因为对美国霸权行为的愤恨而形成的“全球反美主义”,就像第二次海湾战争之后那样,已经在静默之中酝酿。

特朗普痴迷于极限施压的原因,既是想要迅速地在一些议题上兑现自己在竞选时的承诺,以便为接下来的大选做准备,同时也是特朗普的商人思维在作怪:始终想要美国成本投入最小化,利益获得最大化。

关于美墨达成的最新协议,《纽约时报》爆料称:大部分内容其实墨西哥方面在今年3月就已经同意,并非迫于美方施压所作的妥协——特朗普这个老戏精又自导自演了一出过五关斩六将的“好戏”。然而,外交问题不是看谁先眨眼的比赛,解决它,最佳的手段还是平衡与妥协,而非靠单方面施压或制裁。

商海浮沉的经验、固执己见的性格和不断增加的岁数,都会加大特朗普的执拗。但是,面对全球权力转移的趋势、全球问题的盘根错节和全球的政治觉醒,特朗普极限施压的策略想要不断获得成功,恐怕越来越难!(责任编辑:唐华)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