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玩社交媒体,莫迪可能比特朗普都要66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杜文睿】

5月30日,莫迪在新德里宣誓就职,开始了他作为印度总理的第二任期。虽然大多数观察者都预计印人党会在大选中再次获胜,但以如此压倒性的结果获胜让人始料未及。究其原因,除了莫迪在第一任期内布局的“经济牌”、竞选动员期竖立的“国家安全牌”、印人党及其背后国民志愿服务团(RSS)组织能力突出、资金支持雄厚外,印人党的“数字媒体营销战略”功不可没。与美国大选不同,印人党这一策略具有连贯性、故事性且多渠道并进,而这一战略在莫迪2.0时代或将进化得更为深入,以便印人党强势地位的不断强化。

莫迪推特

莫迪与拉胡尔·甘地双方阵营在这场号称世界最大规模的民主选举中利用本国近半数人口的网民、超过80%人口的移动用户与广大的互联网市场壕投数字媒体网络,试图对选民的信息获取渠道进行360度包围。但显然,印人党在此方面已有坚实基础,早在2014年的印度大选中,印人党就曾以“数字媒体营销”作为赢得选举的重要工具,国大党由于“觉醒”较晚下场太迟,想在在印人党“数字媒体营销战略”布局成型与执政五年后的今天,用同样的手段从印人党手里争夺支持者,对年轻的拉胡尔来说颇有难度。

如果说2014年大选印人党的二次元竞选表现是“铺天盖地”,那么纵观本届大选,印人党的表现在以往基础上更加“无孔不入”,国大党则是从一脸懵到奋起直追,但显然追不上。

社交媒体因受众基数庞大且增长迅猛一直是印人党“数字媒体营销战略”大本营。Facebook(FB)、What’s App与YouTube在印度的用户数量最为庞大,2018年时FB在印度的活跃用户数量就已超过美国同期的2.7亿,What’s App与FB在印度拥有约5亿用户;Twitter在印度的市场规模在亚太地区仅次于日本,拥有约2300万活跃用户;YouTube在印度每月都有约2.6亿活跃用户。竞选期间,印度FB,Twitter以及YouTube印人党与国大党粉丝数量对比如下:

由上图可见,印人党在上述平台的粉丝数量均为国大党的3至4倍,同时,莫迪本人的吸粉能力也是印人党中的战斗机。以Twitter为例,自2009年注册Twitter至今莫迪粉丝数量近5000万,在全球国家领导人中仅次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而竞争对手甘地家族的三面大旗——现任党主席拉胡尔·甘地、前任党主席索尼娅·甘地2015年才相继注册个人推特,国大党秘书长、索尼娅·甘地之女普里扬卡·甘地·瓦德拉——一度被国大党认为是本次竞选的有力吸粉者之一,2019年2月才开通个人页面,三人粉丝关注数量加起来约为莫迪的五分之一。然而国大党在社交媒体粉丝数量上的落后并非仅仅因为“入场”时间太晚,刷存在感频率太低(平均一天两三条,而莫迪恨不得一小时两三条),还在于以莫迪为首的印人党在社交媒体上打造了很好的主线故事“Mai Bhi Chowkidar (我也是警卫员)”。

作为你们的警卫员,我坚定地守护着国家,但是我并不孤单。任何腐败、肮脏、社会邪恶面的抗争者都是警卫员,任何为印度进步而奋斗的人都是警卫员。今天,每一个印度人都在说“我也是警卫员”。

1 2 3 4 下一页